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捡到一个异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神仙打架
    米竹就站在门外!

    郑青璇的话被听了去。

    不过郑青璇并不在意,直视米竹,淡淡地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怎么?你这意思是我对慕先生图谋不轨咯?”米竹玩味地拨动着散落在肩上的发丝,脸上带着点点笑意,但慕长安怎么看怎么感觉里面的笑意充满了阴森。

    这是神仙要打架了啊!

    慕长安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以免自己被无辜波及。

    “那倒没有,我只是提醒一下慕先生应该对某些人保持一点防备之心罢了。”郑青璇自顾穿起风衣,气场十足,一点都不惧米竹的目光。

    “几年没见,嘴皮子还是那么损,就不怕我让你走不出酒店大门?”米竹双手负背,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看上去就是在跟好朋友聊天一样。

    “应该不怕吧,毕竟我也带了人。”郑青璇整理了下风衣,冲米竹莞尔一笑,然后直径离去。

    “慕先生,南部赛区完后我们开始拍摄第一条广告。”

    郑青璇走。

    走的很潇洒,慕长安都看待了。

    这个女人好厉害,超凶的小脑斧直接被干成了超软的小脑斧。

    不是对手啊!

    “嗖~”

    一道阴冷的目光扫来,慕长安吓得赶紧‘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了。

    “咚咚咚~”

    “慕长安你给老娘出来说清楚!老娘对你是不是仁至义尽!”米竹死命的在外面敲门,大声嚷嚷,哪里还有一点端庄的味道。

    不敢惹,不敢惹。

    慕长安任凭米竹敲门,自个走到沙发旁坐下拿起茶几上的合同观看。

    “木青药业,看来应该是卖丹药的公司了。”

    外面的敲门声逐渐小了下来。

    “不过让离凤去代言真的会有效果吗?要不自己也弄个代言?拓展一下销路?”

    ……

    翌日,全球武道大会南部赛区第二日的比赛。

    今天有慕长安的场次,所以一大早就带着离凤来到了比赛场地,在选手席上今天并没有见到左千秋,想来是躲在酒店里抓紧时间突破修为,毕竟以左千秋的能力打这次的南部赛区还是很有难度的。

    慕长安坐在选手席翻着储物袋,琢磨着看看能不能找点东西来帮助左千秋打入南部十强。

    事实上现在慕长安对左千秋的期望也就是在南部赛区了。

    南部十二强能获得一百万枚灵石的奖励,加上推荐人制度差不多也能给他提供一百一十万枚灵石的收益,至于剩下的还不上慕长安也早已经有了计划。

    那就是把左千秋揽为旗下,当自己的狗腿子。

    毕竟如今遇上的对手都越来越难缠,光靠自己有的时候难免有些捉襟见肘,尤其是在消息方面往往都是后知后觉,这对于慕长安来说是一件比较头疼的事情。

    而且随着实力的增长,在地球上组建自己的势力也是势在必行,至少得拥有轰炸全球各地遗迹的能力,总不能以后天天让他一个人满世界跑吧?

    左千秋这人虽然实力差点,但头脑还是够用的,值得招揽。

    “可惜现在不能回诅神大陆,要不然可以找小医仙问问有没有短时间快速提升能力而又不会伤人根基的丹药。”找了半天慕长安也没能找到最为合适的丹药,最后只找出一瓶‘增幅丹’。

    ‘增幅丹:三品,使用后能短暂增幅百分之十的修为,持续时间一小时。’

    只能把这个交给左千秋。

    按照他之前的推算,洗髓伐筋后的左千秋轮脉五重境全力一击应该在七千公斤,增幅百分之十就是七千七百公斤。

    而地球上凝神一重境的全力一击是七千公斤,所以对上轮脉一重境肯定是没问题,至于轮脉二重境就只能看左千秋自身的底牌够不够厚了。

    “听天由命。”把增幅丹放好,慕长安起身朝擂台上走去。

    接下来的比赛,轮到了他。

    “感谢大家依旧守候在各大平台、电视机前、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全球武道大会南部赛区晋升赛第二日比赛正式开始,接下来让我们有请金陵府第一高手王朝以及另一位参赛选手来自河西县的慕长安!”随着主持人的大声令下,擂台上相继走上了两名选手。

    一人黑衣蒙面,一人抱剑肃穆。

    慕长安VS金陵府第一高手!

    “慕长安没听过啊!怕是要被王朝给打趴下了。”吃瓜群众们挥舞着手中的旗帜,一边讨论着。

    “那可不,王朝可是我们金陵府第一高手,全球修行亚榜排名最新一期又涨幅了十名,排到了三百二十名,南部赛区想要找出比他强的根本没几个。”

    “感觉也未必,听说这慕长安从县赛一路打过来,其对手基本上没有谁能在他手里走过三个回合,说不定也是匹黑马呢。”

    “就是,你么难道不知道慕离凤是慕长安的堂妹嘛?妹妹尚且这么厉害,哥哥又怎么会差呢,搞不好实力比妹妹还强呢。”

    “咦?你们看,怎么感觉他们俩好像认识呢?”突然有观众指着擂台上问道。

    众人连忙抬头看去,却发现擂台上的两人似乎正在交谈。

    慕长安确实也没有注意自己的对手是谁,所以当上擂台时看见是王朝也是愣了一下,拱手笑道:“王朝兄,别来无恙啊!”

    王朝扯了扯嘴角,抱剑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来回礼:“慕先生,好。”

    “来吧,打一场!”慕长安也懒得废话,端起马步,一脸凝重地看着王朝。

    对于王朝,他还真没有什么信心能够战胜,王朝的境界是凝神二重境,他只有凝神一重境,如果根据他之前的推测,地球上的境界只有诅神大陆的三分之一来计算的话,王朝现在的实力要高出他许多。

    因为诅神大陆凝神二重境的全力一击是在两万公斤。

    两万公斤的三分之一已经在一万三千出头了,比他多了足足三千多公斤,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不过没关系,慕长安觉得自己未必会输。

    “慕先生,得罪了。”王朝沉吟了片刻,怀中的长剑化为一道凌厉的剑芒刺来。

    生死两仪刀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手中化了个半圆,将这道剑芒圈在其中,可剑势极快,一连在刀刃上点了三下,慕长安整个人顶着刀被震退数步,堪堪来到擂台边缘,隐约都能感受到擂台边缘的绳子。

    凝神二重境的实力,果然要比他现在的境界强上不少。

    “慕先生,你成长的很快,但并不是我的对手。”王朝并没有继续攻击,遥望了一下选手席上的离凤,沉声说道:“她,才是我的目标。”

    慕长安不言,运起全身的灵力灌注进生死两仪刀内。

    “嗡~”

    一道淡淡地阴阳两极图浮现在慕长安面前缓缓地转动着,周围的灵气流仿佛都受到了影响,开始有形的朝两极图灌入。

    气势越来越强大,整个天气都开始发生变化,天空逐渐暗了下来。

    “这就是修行者的力量嘛!好酷!”有观众抬头望着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惊叹道。

    “和电视剧里面演的一样,人力真的能够改变天地气象。”

    “这慕长安,好强!”

    不仅是观众们在惊叹于慕长安的这一招,就连今天特地来观看慕长安比赛的米竹在贵宾席上看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微微惊讶,意外慕长安居然能够做出如此强大的举动。

    “慕先生,真是千古奇才。”凉桃坐在一旁赞叹道。

    米竹闻言,眼睛却是微微眯起,看向擂台上的慕长安,问道:“凉桃,慕长安是在两个月前开始出售的残破灵器吧?”

    “是的小姐,当时我和慕先生见过一面,他还不是一名修行者。”凉桃知道米竹想要问的是什么,回道。

    “两个月的时间……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从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米竹一脸好奇地问道。

    两个月的时间,突破炼体前中后、轮脉六重境、达到凝神境,这在灵气复苏的五年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妖孽。

    凉桃犹豫了一下,回道:“慕先生。”

    米竹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凉桃,嗔道:“我当然知道他做到的,我意思是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普通人,前面的二十五年里普普通通,哪怕是灵气复苏五年,也没能踏入修行之路,这就足以证明他的资质并不是很好,结果就是这个资质并不是很好的人自从踏入修行之路以后,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就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

    这里面要是没有什么秘密,米竹是一点都不信的。

    “小姐,您不是说了嘛,猜测他手里有一座遗迹,而且这个遗迹的等级不会低。”凉桃小声地回道。

    “那遗迹呢?”米竹突然就开始发飙:“让你们去调查慕长安背后的遗迹,查了快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点头绪,反而还让他炸了老娘两座遗迹,遗迹炸就炸了,现在还要在这里顶嘴,养你们做什么!?”

    “对不起小姐。”凉桃吓得连忙起身,低头认错。

    小姐今天的脾气好大啊……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已经让米三明天去跳金沙江了,你也跟着一起去跳吧。”饶是有良好的教养,米竹也是气的狠狠地掐了掐真皮座椅,就差没有打人了。

    “小姐……”凉桃委屈地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米竹充耳不闻,继续看比赛。

    此时擂台上的气氛已经达到了一个高潮阶段,面对化虚为实的两极图,王朝也不敢托大,手掐剑诀,强大的灵力灌注进长剑中,一分二、二分四、四分无数……

    数十把以灵气凝聚成的灵剑浮在半空,散发着孜孜灵气的剑尖对着慕长安。

    “去!”

    一声轻喝,王朝率先发动。

    “咻~~”

    “咻咻~~”

    “咻咻咻~~~”

    一道道气化的灵剑直刺慕长安而去。

    “叮叮叮~~”

    一把把剑刺中在两极图上,最后化为灵气消散。

    而这每一把的灵剑冲击都会让两极图微微震荡,若是同一时间被更多的灵剑击中,则震荡的频率则会更快。

    “噹!”

    “啪!”

    两极图直接被强大的剑气给震碎,化为一缕缕天地灵气消失殆尽,好在剑气也刚好用尽,两人看上去像似打了个平手。

    但实际上慕长安体内却是翻江倒海,连忙运起风花雪月的功法压制住体内的伤势。

    王朝的实力,确确实实要高出他不少。

    这种实力,闯入目前全国百强几乎是没什么问题的。

    “慕先生,你不是王某的对手。”王朝看着慕长安说道。

    这是希望慕长安能够自动认输了。

    隐藏在面具下的表情没有谁能够看见,慕长安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睛微眯,轻声道:“那可不一定啊……”

    说罢,慕长安提着生死两仪刀便冲了上去。

    王朝见此,手中长剑欲要迎上去,突然内心深处涌出一股悸动,手中的力量不自觉地便弱了三分。

    “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