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誓约协奏曲 > 第六十九章 敌意
    林恩回到缆绳酒馆的时候,酒馆内都冷清了不少,扇形吧台处甚至只有崔斯特一个人孤零零的身影。

    “交易顺利吗?”

    中年酒保是第一个看见进门的林恩,等他来到近前,目光顿时饶有意味地打量着林恩道。

    “当然,只是期间发生了点小意外。”林恩掏出一枚金币抛给酒保道。“一杯酒,顺便麻烦给我拿三张毛毯,三双靴子。”

    “毛毯靴子?”酒保接过金币摩挲观察了下,似乎有些疑惑地给林恩递了杯酒。

    “如果你再不赶紧拿来,我的奴隶可都要冻死了。”林恩语气不耐烦道。

    “原来如此,还请你稍等片刻。”酒保立刻醒悟过来,转身便离开了吧台。

    “今晚有什么发现吗?”

    酒保走后,林恩扭头朝崔斯特道。

    “没有。”崔斯特摇头道。“你呢?看样子你遇到了一些麻烦。”

    “也不算麻烦,只是稍微动了下手便威慑了他们。”林恩拿起酒杯一口饮尽道。

    “我说的是你的情绪波动有些不太正常。”崔斯特平静道。

    “我知道。”林恩沉默片刻道。“之前有一瞬间,我想杀光了那些人。”

    “因为奴隶?”崔斯特仿佛猜到了什么。

    “因为奴隶。”林恩道。

    “还好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崔斯特道。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选择。”林恩道。

    “弱者是没有资格选择的。”崔斯特道。

    “所以我又一次低头选择了妥协。”林恩神色黯然道。

    这时候,酒保抱着一叠毛毯回到了吧台,随手便放在了林恩跟前的吧台边上。

    “你要的毛毯与靴子。”

    “谢了,我们走吧。”

    林恩拿起毛毯,头也不回地向着门外走去。

    “他好像心情不好。”

    酒保若有所思地看着林恩离去的背影。

    “他的心情从未过好。”

    丢下这句话,崔斯特便迅速跟上了林恩的脚步。

    来到缆绳酒馆门外,林恩直接将毛毯丢给了冻缩在墙边不安等候着自己的小女奴们。

    “穿上靴子,披上毛毯,和我们走吧。”

    年纪最大的女奴丝毫没有客气,拿起地上的毛毯便给身旁的同伴包裹上,并帮她们冻得发青的小脚仔细穿好了靴子,最后才轮到自己。

    崔斯特看了眼这些蓬头垢面的小女奴们,目光只在年纪最大的女奴身上停留了片刻便转移到林恩身上,心里不禁泛起浓浓的疑惑。

    他购买这些毫无用处的女奴究竟意欲何为?他可不会认为林恩是单纯为了买她们来服侍自己的。

    可惜,林恩是不会向他透露自己的真实意图。

    回到住宅的时候,几个女奴早已累得气息奄奄,林恩直接将修伊叫起床,吩咐他立刻烧上一桶热水,同时准备好三套御寒的衣服。

    强行让人从睡梦中叫醒的滋味非常不好受,换作以前修伊肯定会嘴上抱怨几句,但现在时不时能受到林恩在炼金术上指导而受益匪浅的修伊却再无怨言,尤其是见到客厅里多出的几个小女奴后,当时他的脑袋瞬间空白完全懵了,感觉自己仍在做梦一样。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家里会多了几个女孩?

    “她们是我购买的女奴,别傻愣着,赶紧去烧水,难道你想她们冻死吗?”

    林恩似乎料到他会有这种反应,抬手便拍了拍他的脑袋呵斥道。

    “好的,我马上去!”

    一巴掌拍醒过来的修伊忙不迭地披上衣服去烧水了,可脑子里的迷惑却徘徊不散。

    女奴?林恩先生买女奴干嘛?难道是用来服侍自己的吗?还是嫌弃自己做的饭菜不好吃?家务活干得让人不满意?又或者林恩先生买女奴回来是减轻自己的负担,专心投入到炼金术里?

    修伊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林恩将壁炉里的篝火重新点燃,然后拎着油灯前往了一趟炼金工房,回来后,他便看见几个小女奴依偎在壁炉前感受着火焰带来的温暖。

    如今她们依然对林恩抱有强烈的戒心,他刚一靠近,年纪最大的女奴便张开双手如同老母鸡似的护住自己的同伴,在火光的照耀下,一双明亮的眼眸充满警惕地盯视着林恩。

    林恩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他坐在壁炉边的椅子上,目光平静地打量着眼前惴惴不安的小女奴们。

    “你们叫什么名字?”

    “……”

    没有反应。

    “不要让我再问第二遍。”

    林恩冷哼道。

    “……伊芙。”

    年纪最大的女奴咬着冻青的嘴唇,稚嫩肮脏的小脸怀揣着既恐惧又无畏地心理直视林恩道。

    “她们呢?”林恩瞄了眼另外两个略显年幼不敢吭声的女奴道。

    “黛茜。”年纪最幼的小女奴眼神畏缩地呢喃道。

    “梅莉。”最后一个小女奴耷拉着脑袋不敢看向林恩轻声道。

    “把它们喝了。”

    林恩点点头,随手掏出三瓶药剂放在她们面前。

    “如果不想死的话。”

    谁知道话音刚落,相对年幼的黛茜与梅莉直接低声抽泣起来,根本不敢接过面前的药剂,唯独伊芙颤抖着身子,双手紧紧搂着她们一脸绝望道。

    “求你放过她们吧,要喝我一个人喝。”

    “……”林恩瞬间意识到对方误会了自己,心情顿时感到莫名的烦躁。“蠢货!谁要杀死你们?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是生命药剂,能够救你们命的东西!”

    几个小女奴本就身体孱弱不堪,何况落在铁钩手里后她们肯定备受折磨,再加上沿途受到严寒侵袭,如果再不进行有效的医治处理,说不定没几天她们便会爆发各种隐疾,到时候估计便离死不远了。

    “……”

    伊芙不懂得什么是生命药剂,同样的,她不相信林恩,问题是如果她们不喝,林恩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犹疑良久,她突然上前拿过一瓶药剂,拔开塞子便一口饮尽,似乎决定以身试药。

    当伊芙喝完手里的药剂,身边的黛茜与梅莉都一脸紧张害怕地看着她,而随着药剂落肚,伊芙惨白的脸颊迅速红润起来,身体散发出源源不断的热量驱散了寒冷,她的眼睛越来越亮,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下,她不再迟疑,饿虎扑食般抢夺走面前剩余的药剂,然后迅速拔开塞子喂给自己的同伴,期间不忘用她们自己才懂的语言焦急劝说着。

    尽管林恩拿出来的是稀释过的生命药剂,可在小女奴们身上药效依然发挥了显著的作用,不一会儿,她们的精神状态逐渐趋于好转,体内脆弱不堪的脏腑都得到了修补滋润。

    “谢谢。”

    或许是感受到了林恩的善意,伊芙当即跪伏在地朝林恩郑重地表示了感激之情,连带着身旁懵懵懂懂的两个女奴都作出了相同的举动。

    “我叫林恩,以后你们可以称呼我林恩先生。”林恩似不在意地摆摆手看着面前的女奴们道。“现在你们已经是我的人,所以日后不必再担心会有人伤害你们。”

    “真的吗?”

    最年幼的黛茜下意识睁大眼睛地看向林恩,结果伊芙立刻捂住了她的嘴,不动声色地挡在了黛茜面前。

    “对不起主人,以后我会好好管教她们的。”

    林恩看着表情生硬的伊芙,相对于其他两个女奴而言,年纪最长的伊芙像是她们的姐姐,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她们,虽然生命药剂缓解了对方的敌意,可短时间内还是无法解开她抱有强烈警惕的心防。

    这时候,修伊急匆匆跑了回来。

    “林恩先生,热水烧好了。”

    “你们跟我来吧,修伊,别忘了准备三套御寒的衣服。”

    说着,林恩站起身来,径直朝着门外走去。